烟火华灯

我的梦在哪里呢

存这
激励我去写接下来的二十五点
*sigh*
蜘蛛窝
·蜘蛛兄弟小段子(。)
·含初代虫绿,二代绿虫和三代x二代皆有(。)
·含大量虚构妄想,非常不合理到需提出的部分请务必告诉我一哈(。)
1.关于责任心
当他们都还小的时候,tobey就是他们之间最有责任心的那个。
——梅姨观三人幼年睡相合照有感。
2.关于养孩子
tobey并不十分喜欢当保姆,但……
“你真的很贴心,”金色卷发的女孩朝他感激的说,“我真不知道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harry坐在沙发上,他新开了一瓶碳酸饮料,以过分优雅的姿态拿着罐子朝tobey挤了挤眼睛。
他们腾出来一个美妙的周末来一个漂亮女孩的家和她的朋友一起狂欢,基本一切按照计划进行,除了一个喧闹过分嚎啕大哭的四足小怪物。
tobey在女孩们哀求的眼神里挑过了重担。
3.关于兼职
tobey获得人生第一份兼职是在大学,蜘蛛侠给他的一些可以补贴家用的财富——太棒了,harry说,我一点也不在意你给那个什么红蓝配色的怪胎拍照。
andrew的兼职是他们三个里最有意思的,至少给他当小帮工的tom这么说。andrew捡一些废弃的玩具,修好,再出售,当他忙着把乱七八糟的零件再组合的时候tom就负责把坏了的玩具拆掉,他俩给tobey二十一岁的生日礼物是一个后备蛛丝发射器——有遥控器还会飞过去找人的类型,tom把飞行用的小扇叶涂了红蓝色(harry以此佐证告诉tobey蜘蛛侠的品味真的很糟)。
tom的兼职——说真的我觉得那不能说是兼职,andrew把自己灰色外套的水拧干,帮我才是兼职,而不是每天早上给这条街的人送报。
嗯哼,你只是觉得他通过这个赚的零花钱比你多,tobey晾着自己的蓝色牛仔裤,而你因为不好意思跟邻居开口失去了这个机会。
4.关于房间。
tobey一开始住在后来andrew跟tom住的房间,大概andrew六岁以后就住到了阁楼。梅姨想尽了办法给他多腾点空间,但是阁楼实在太小了,放下了一张床以后就占据了大部分空间,最后她找到了一张气垫床,当tobey不睡觉的时候,这张床可以斜靠着墙。气垫床占地方比正经木床小了点,因此,tobey的房间又多了一张小桌子,就对着窗,天气好的时候tobey会开窗通风。他还有给窗子做一块窗帘,那是六年级时候harry和他一起做的手工作业,有点不太好看,尤其tobey认出来了这块布貌似本来属于一条,额,几条裙子,但他还是把这块窗帘保存了十几年。在andrew上初中那年,tobey把整个天花板糊上了一层蓝色墙纸,据说这让他冷静多了。
andrew和tom住同一个房间,andrew睡上铺,tom在下铺。尽管他们一样不会整理房间,但幸好他们对于物品的分类习惯也惊人的相似,整个房间离废墟仍存在着一定距离。然而tom五岁之前这个小房间常常凑不够人,tobey偶尔会抱着枕头来tom的床上睡觉。原因是,tobey的气垫床太好玩了,tom和andrew热衷在上面跳来跳去(andrew:我只跳了一个月,后面一年都是tom拖着我的错。tobey:现在你承认你们在我床上蹦了十三个月了?),而由于他们足够的矮,以及气垫床确实不是用来当蹦蹦床的,他们经常可以在气垫床上努力蹦哒到睡着,而tobey则打着哈欠被牵来牵去。
5.关于生病
在没有遇到那只咬了他的蜘蛛前,tobey是一个孱弱又沉默的人,尽管如此,在这个家里,感冒最多的是andrew——他后面还成了他们家里长得最高的。
andrew的感冒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大多数时候都源于晚上睡觉没盖好被子和大晚上吹了风。andrew太喜欢开着窗看外景了,而tom也和他一样喜欢,但andrew感冒而tom不会,于是andrew在床上因为感冒四肢无力陷入沉睡的时候,tom总要忙进忙出的。
tobey的感冒不严重,却会持续很长时间,总是有点低烧,整个人蔫蔫的,在学校里这意味着会受到更多欺负,幸好大多时候harry也会更担心他,课间十分钟也腾出空来看他。
tom只感冒过三次——第一次在他一岁,梅姨形容那是一场日月无光的灾难,andrew感冒了会在床上小声的呻吟,tobey感冒了喝了药就会乖乖睡觉,而tom哭的要让天花板塌掉了,本和她都在旁边哄了一晚上,每当他们都要睡着的时候tom又开始哭,抽抽噎噎的可怜又难过,哭得她心都碎了。
第二次在tom十二岁,只能喝粥,喝水全靠andrew喂,喉咙哑的连“谢谢andy”都说不出,看哪都在晃。
andrew借到了tom同学的笔记,把自己的作业写了七七八八以后帮tom对着画重点,tom在被子里包的只露出一个头,看到andrew的背影是重影的,连着灯光都变成了好几重,小男孩不知道怎么的委委屈屈的哭了出来,andrew听到哭声过去哄他,“tommy,tommy,”andrew说,“我送你去医院,你病的太严重了。”
而tom使劲摇头,他哭的需要张嘴抽气,但是和难过没什么关系,也不是因为不舒服,“h……an、andy,”他从喉咙里挣扎的冒出亲昵的呼唤,“no……ge……plea……”
“okok。”andrew一手扶起他的头让他呼吸顺畅点,另一只手轻拍他的背,每回他哭本叔就是这么安慰他的——啊哦,请无视一下这段,“那你不要哭了?”
“嗯……”
andrew拿这事笑了tom两年,直到tom终于有一次在andrew生病的时候忘记关掉需要录下他朗读文章的录音机,andrew在半梦半醒里带着哭腔喊着run,tom给了andrew一个抱抱安慰他睡着以后,这段录音成功堵住了andrew的嘴。
第三次是蜘蛛带给他的不良反应。十五岁那年参加班级丛林活动,tom走丢了,他头疼的厉害,丛林里的闷热加剧了他身体的不良反应,最后他找了棵大树靠着大口喘气,汗水爬满了他的额头,眼睫毛都是汗津津的,黑暗联合困意带他进入睡眠,梦里五彩斑斓,他梦见了tobey蓝色的天花板,andrew捡回来坏掉的小火车玩具,梅姨做的味道糟糕的卷饼,本叔的眼镜…好多东西都在他眼前闪过,一只黑色的蜘蛛站在他的远处……不。
不对。
他和那只蜘蛛……
一条棕色条纹的蛇爬行着接近他的猎物,当他摇动着撑起身体,准备张开嘴的时候,一块石头快准狠的砸中了它的头。
他吓了一跳——真的就是一跳,顺便扔了块石头,那块石头砸中了蛇的头,非常起效的让它陷入了昏迷,但那也不是他倒抓树枝如此稳固的原因……
“额……”tom试着移动脚,把自己在树枝上的位置摆对方向,结果双脚听话的失去了他的吸附性——tom只能靠手抓着树枝了。
“wow……”ton看到某个红蓝配色的好邻居在他的对面待着,这位好邻居的面罩从不遮掩他的惊讶,“tommy……”
“get some help?”tom试着露出有八颗牙齿的笑容,不管成不成功倒着看都不太好看,“wait a minute,只有我家里人才叫我tommy,你怎么会这么喊我?”
“额,也许是因为,”蜘蛛侠用他的蛛网在树与树之间搭了一个保护床,示意tom可以跳下来,“我是你的好邻居?你知道的,邻居总是知道特别多该知道的事儿。”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