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华灯

一条冻咸鱼‖临临临临临临临也!
极黑的夜里一颗赤裸裸的心脏火热的跳动着
昨夜有雨,今夜想你

多情应笑我,笑我如今,辜负春心。

也不知道纳兰为什么写的这首,读来朗朗上口很是开心,听上去大概是伤春悲秋谈恋爱。
截半句成这句“应笑我,笑我如今”实在太难受了,以至于并不在意是不是因为辜负春心。
应笑我如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