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华灯

一条冻咸鱼‖临临临临临临临也!
极黑的夜里一颗赤裸裸的心脏火热的跳动着
昨夜有雨,今夜想你

有些时候我觉得很好笑,那些在我们记忆里占据很小一部分的人,你竟然一辈子都忘不掉。
——《本杰明·巴顿奇事》
可能这就是鸣人对佐助那么多年死活念念不忘的理由吧
附赠给我亲爱的修伞,觉瞬季,我以为的银高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