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华灯

一条冻咸鱼‖临临临临临临临也!
极黑的夜里一颗赤裸裸的心脏火热的跳动着
昨夜有雨,今夜想你

他不说,他也没发现,一个寂静的午后又这么过去了。
一阵风吹过,麦田如海浪般起伏不定,云朵遮下的阴暗和扎眼的明亮把丘陵麦田分成无规则的一块一块。
这些画面凝成晶莹的琥珀,是他记忆里最明亮、最晦涩的时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