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华灯

一条冻咸鱼‖临临临临临临临也!
极黑的夜里一颗赤裸裸的心脏火热的跳动着
昨夜有雨,今夜想你

佐助在看前方,鸣人就看着佐助的侧脸。黑发男人没被头发遮住的一面正对着他,眼角眉梢都写着认真,那只黑色的眼睛有极艳丽的颜色,而此刻正平凡的沉默着,藏在墨黑里。他恍惚好像想起什么来,心里思绪飘远了。这走神被佐助发现了,吊车尾的,他喊。鸣人定了神,不好意思的笑开了。佐助哼一声,并不冷淡,是浅浅的温柔。
回去吧。
好啊我说!
鸣人于是和他黑发的友人并肩走了回去,木叶的夕阳照着南贺川的水,河水安静的流淌,细碎的光芒在河面闪烁跃动。
鸣人边走边想,自己刚才好像记起来什么,是年少里很认真热烈的感情。
可那到底是什么呢。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