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华灯

一条冻咸鱼‖临临临临临临临也!
极黑的夜里一颗赤裸裸的心脏火热的跳动着
昨夜有雨,今夜想你

日哦红茶会太好了吧,就很喜欢三个人在一起莫名其妙剑拔弩张起来了的感觉,最好是扑克设
“亚瑟你真的要去厨房吗,只让耀去就好了吧。”
“干嘛,也是有只有我才能做出来的食物的啊!”
“那是生化武器……”
“啊?!你说什么??!!”
“本来就是嘛噗噗(故意捂嘴发出的嘲笑声)”
“!”
“嘛嘛……我和亚瑟一起去就好了嘛……”
“亚瑟的话除非人不在不然有耀在也没用呢哈哈哈哈(非常爽朗的大笑着。)”
“别拦我!我今天就要打死他!”
“消消气啦亚瑟……(尬笑着努力拦下亚瑟的王耀w)”
“我今天就要一个魔法教这个笨蛋国王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气急败坏哦,你身为绅士的教养呢?哈哈哈哈”
“等等等等!亚瑟!阿尔!不要随便释放和反弹魔法啊啊啊啊啊啊!!!!!!我最喜欢的那个花瓶!!!!!!!!”
“可恶!” “哈哈哈打不到我”
“你们两个……”
“……?”
“……?”
“呵呵,没记错的话是时候该去工作了吧。”
“……额”
“……唔嗯,不要嘛,工作什么的好烦的!税收涨不涨这种事情为什么要来问我嘛交给亚瑟就行了啊!”
“喂,别随随便便把你的事情推给我啊,我本来就有很多事情要做了!”
“哈,有什么关系嘛,你不还有时间空出来喝下午茶吗?”
“下午茶是……”
“喂。”
亚瑟的话被耀打断了。
“你们两个啊。” 王耀笑了笑。 “不快点去工作的话。”
“就跟我一起去赚钱吧。” 笑眯眯的王耀说道。“不然就给我去死。”
“忽然说这种可怕的话会吓到我的啦,”阿尔弗雷德凑过去揽着王耀,“去死什么的像亚瑟会说的话诶。”
“阿尔……”尽管阿尔的发言里仍有槽点,亚瑟感到事情也许有点不妙,“王耀好像……”
“呵呵。”王耀右手按住阿尔的肩头,猛地一使力——
一声清脆的咔嚓声从阿尔的肩膀传来,“去死吧,你这个伤害花瓶的凶手。”
“!!QAQQQQQQQQ”
“诶诶,额,”黑色的怨气仿佛实质化笼罩了亚瑟,目前性格并不强势的绅士先生情不自禁的尝试勉强的微笑来缓解气氛,“我去工作就是了……”
————————
“王耀?”亚瑟难得在工作时间里见到骑士大人擅离职守,“怎么了吗?”
“?”骑士更为讶异的看向王后,“不是亚瑟你叫我来的吗?”
面面相觑的两个人不知所以的对视了一会儿。
“嘭~”
礼花喷薄出的声音突兀出现在室内,一起到来的还有不知从何处钻出来的阿尔弗雷德,国王殿下含着口哨手拿礼花,一个人营造出了乱哄哄的氛围,“surpris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