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华灯

一条冻咸鱼‖临临临临临临临也!
极黑的夜里一颗赤裸裸的心脏火热的跳动着
昨夜有雨,今夜想你

霜雪

隔壁卡带嗑嗨了就,也想试一下鸣佐。
佐助设定松树妖……啊我(。
桃树和松树为毛是一家那当然是因为!
大家都是妖嘛(弱弱的
总之就这样。
佐助:我本是大山深处天地之间一棵平平无奇的松树妖,生长千年吸收天地精华,谁料有那么一天……
鸣人:新家旁边居然有妖怪啊我说!!!!!
佐助:你怕不怕,怕快滚,不怕我就neng死你。
鸣人:额可是我有买这一块的土地使用权?
佐助:淦,斑坑我。
鸣人:?
佐助:总之你走。
鸣人:不我不走。
佐助:走。
鸣人:不走。
佐助:不走我neng死你。
鸣人:不嘛嘛,再说了,这块地我买下来了几十年呢,要走也是你走呀。
佐助:我在这住了大概一千年。
鸣人:你肯定没想过买这块地的永久使用权。
佐助心想那是因为斑和泉奈把问题早早搞定了。
鸣人:现在你才是非法住户。
佐助内心,这事我跟斑没完。
鸣人:反正我也不干别的,就种种菜啊过日子啊,我连化肥都买好了。
佐助:催熟的吗
鸣人:不啊
佐助:那行吧。
鸣人:哦耶,3q啦~
佐助:还有,别烦我。

别烦。
想一想都知道是不可能的啦!
然后佐助告诉鸣人,不用买杀虫剂和化肥,有他在植物生长那就是很棒棒。
鸣人:哇佐助你这么厉害!
佐助:哼。那当然。放尊重点,我比你大多了。
鸣人:那我可以养……狐狸吗?
佐助:……啊?
鸣人:不是很大,黄色的,还挺可爱的,脾气有点小坏的,它叫九喇嘛。
佐助:随便,别烦我。

然后佐助的生活就开始兵荒马乱哈哈哈哈
昨天九喇嘛又趴他树身上打盹,佐助最烦别人在他身上,很不客气的下驱逐令,九喇嘛抖抖尾巴说,我不。
今天鸣人跟个二傻子似的找了一打假花要给佐助打扮打扮,气的佐助把他菜圃里种的几株能开花的植物都给催开花了。
鸣人:你不是说不催熟吗!
佐助:是啊,所以就是开开花,花开完了就死掉。
鸣人:同类相残,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佐助:一堆不开灵智的普通植物而已,我的同类至少是……哼。
鸣人:至少是?
佐助:我没必要跟你说。
鸣人:哎呀好佐助,你就说说嘛~
佐助:闭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