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华灯

一条冻咸鱼‖临临临临临临临也!
极黑的夜里一颗赤裸裸的心脏火热的跳动着
昨夜有雨,今夜想你

桃花劫

喜欢这个名字。

扩展脑洞的话大概是,旅人卡卡西遇见桃花妖带土?
……天啊我觉得粉红色好适合带土啊
……啊我我我我…真的很适合啊天,这么一想简直太适合了!
炸了炸了,哇一定很可爱啊!虽然想不出画面不知为何就觉得很适合啊qwq
天哦。
淦!!!!!!!

想一下,春天到的时候桃树发了新芽,一棵树上最早的那个花蕾在风里微微颤着,树杈上有个小小的人影,一身粉嫩嫩的小带土……啊大一点就会可以改掉自己身上服装的颜色,但是年纪小天赋也不怎么好的带土做到让自己显形就已经很困难了,他盯着自己身上,准确来说是原形的身上,春天里即将绽放的第一朵花,说不太准是烦闷还是生气的瘪着嘴,心底也不清楚到什么时候它才会真正开放。他不高兴的预备变回去睡他个十几二十年,下回出来的时候再看花开。
一低头,在春天第一个花蕾下,有个白头发的小孩正在看着他。
搞什么鬼啊!
为什么有人类就这么看得见我啊!确定那小孩明明白白是看着自己以后,带土浑身的毛都要炸起来了,——虽然他本来是棵树,但是毕竟也可以化一个人形出来,就在这一点上宽松一下吧。
大概是他被吓到的样子确实很明显,树下蒙住脸的白发小孩眼神里带了惊诧。
啊,鬼也会被人吓到哦。
他死鱼眼里的惊讶很显然没有传达到树妖的心里,语气又太平淡,有着很强自尊感的妖怪顿时生气了。
走开!我可是几百岁的大妖怪了!吃掉你啊!
哦。
十三岁的旗木卡卡西没有诚意的表示知道了。
三十三岁的旗木卡卡西把这段记忆反复咀嚼了两遍,心想几百岁的大妖怪宇智波带土一定不知道当时他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泪眼汪汪,一脸被吓哭的傻样。

扩展想象的话,感觉最适合佐助的是白色和黑色,斑爷的话大概属于什么都很适合的类别,呜想象一下白t黑裤的佐,剧烈心动了()

如果会写的话第一句话想引用这个↓
有的人血里有风,生来便注定漂泊。

旗木卡卡西同路上歇脚时,于茶馆里热情招待的女孩聊了几句,对方说这句话很适合他。
啊……旗木卡卡西想了想说,我也不算漂泊,只是觉得,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
可是,女孩说着,天下这么大,哪里不能落脚呢?
也是。旗木卡卡西点点头,赞同对方的话。
可是……
诶~凡事总是冒出个转折吗?
女孩不怕生,大胆的插断卡卡西的话,介于稚气和成熟之间的脸上浮现些任性的不解。
所有事都要有转折才完满一样,真是奇怪。她娇嗔。
旗木卡卡西笑了笑,他看着她想起来自己的学生,他离开时,叫小樱的女孩跟别的同学一起聊天时便是这幅神态。
天下这么大,哪里都可以落脚的话,和哪里都不可以落脚又有什么区别呢。
女孩不太理解的看着他。
卡卡西猜想她也许听过很多的故事,喝过许多的茶,见过许多的人,但未尝真正感受一次漂泊。

淦,我在写什么玩意

总之还蛮爽的,第二天于是接着瞎bb👇
然后琳是卡卡西的同学外加远亲,没事会找卡卡西玩,哦就是那啥,暗恋嘛嘻嘻。
然后她看不见带土。
是的带土却喜欢她,理由是他家树上一只雏鸟刚掉下窝的时候琳给他捡回了窝,虽然那只鸟的巢第二年就换地方了but
不妨碍我们带土同学喜欢她啊(。
带土让卡卡西送花给琳。
卡卡西说不要,你知不知道桃花是什么意思。
带土拧着要他送。
卡卡西说书上说花是植物的生殖器官,你为什么……
闭嘴!!!带土脸红的像他家小侄子旁边菜圃里种着的西红柿。琳是人类啊!
哦,这就是你把生殖器官送给她的理由?
不是!!!带土一生气眼泪就开始蓄力,这会儿只是鼓着腮帮子生闷气,我们树类妖怪化形以后花朵也是有别的寓意的!
哦~~
卡卡西发言里多了几条波浪线,深情的表示自己理解了。
带土气的要打他。

嘿嘿嘿,想想就很可爱wwww

后来,旅人旗木卡卡西入住下榻旅馆时,夜里梦境纷繁而杂乱,只有清晨醒来时,枕边总有几片桃花瓣,间有水渍,不知是清晨采来刚送到他身侧,还是有夜雨沾湿,慌忙间只能匆匆送至。

哈哈哈哈不行哦好爽哦这个脑洞,甚至想写成文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