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华灯

我爱的很多
爱我的很少
但我只需怀抱着我的爱
生存或是死去
如同拥有世界

亲爱的加菲,生日快乐

佐助生日快乐!!!!!!!!!
呜呜呜呜呜呜生日快乐!!!!!!!!!!!!

年龄操作真好啊,真好啊(躺倒
1.
比如说好不容易研究出来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rmd身体记忆变成了6岁左右,姐夫说具体原因博士正在原研究,考虑到很多很多因素chase就交给你照顾了,要加油啊刚!
刚说姐夫你一定在跟我开玩笑……一撇眼睛看到了后边坐的特别乖巧的chase,腰背挺直坐姿乖巧,一脸面瘫的正注视着刚
刚:……行。
姐夫说那交给你啦,我那边还有点事要先走了,加油!!
刚说嗯嗯好,别担心啦!
刚走过去牵chase的手,chase多乖啊先主动从座位上下来了,看见刚伸过来的手有点不明所以,很慎重的两只手都伸过去抓住了
刚:……??????
chase:???????
刚叹了口气,拿左手拨开了chase的右手,chase还是没搞清楚怎么了,眨了眨眼睛依然那么直率的注视着刚,问他:刚,这是什么?
刚:……牵手?
chase:?
刚:……别管了我牵着你走就对了。

如果有危险
chase站到刚前面,伸出手摆出护着刚在身后的样子,说,很危险,刚,你退后点
刚:?????
刚抱起来chase,把他举高高,chase说:刚,你要干什么,现在很危险,不要玩
尊老爱幼的诗岛刚同学内心全是黑线。
2.大刚带小cha
刚在“好想捏他的脸哦!”和“不行这小鬼第一次见面居然叫我叔叔”里挣扎着给chase做饭,chase坐在位子上安安静静做自己的功课,写错字了拿橡皮擦擦,把橡皮屑推成一堆,准备收拾东西的时候扔进垃圾桶
chase特别安静,刚就很不习惯,两个人一起躺在沙发上看书的时候刚就偷偷瞟chase,一眼,小孩在看书,两眼,小孩还在看书,三眼,小孩翻页了……刚觉得自己真是够无聊,干嘛这么在意chase不吵不闹乖乖看书是不是怕生啊,不烦人不是自己当时的要求吗,心思转来转去就是转不到眼前的书上,唉,天花板可真好看,不愧是他亲自选的造型。
chase把手里书合起来,穿着鞋子走到刚旁边,坐下了,摊开书继续看。
刚:他主动亲近我诶!……不是,我没很高兴。
刚又偷偷瞟两眼chase,想了想清清嗓子说:chase…怎么过来看?
chase低着头,好像没听见一样继续看书。
刚口都开了可算没心理障碍了,开始絮絮叨叨,开头是小心的说几句看几眼chase,“是不是那边沙发没我这个垫子好坐啊?”,“我这边光线更好?”说着说着跑远了,从天南地北的瓜说到阳台上种的花,窗口的阳光都给他说得躲进云后了。
等它再一次走进来,刚想,我就直接问一下他是不是来了新地方很害怕。
偏头一看,发现chase头微微斜过来,靠着他的手臂,呼吸声绵远悠长——
噢,chase睡着了。
3.大chasw带小刚
晾衣服的时候chase把衣服晾到衣架上,刚把衣架放到绳子上,一排排衣服里有个小小的人跑来跑去,还跳啊跳的。晒被单的时候刚抢着说我来我来,抱着一大坨看不到前面,抬头看到了绳子奋力一扔——
被子盖住了一路跟着他的chase。
chase:……
          刚,你要再试一次吗?
刚坐在凳子上够不着地晃悠小短腿,吃着棒棒糖说话口齿不清的表达自己的意见,白天闹腾的太厉害晚上等chas回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chase回到家打开门看见睡熟了的刚和桌上没收的饭菜,把人抱着放床上,刚侧脸印着道红印还沾了点口水。chase小心翼翼掖好被角,小孩还在被子里翻腾,好像不安分的蚕蛹,砸吧了两下嘴咕哝了什么,再转个身表情很满足似的睡了
————————
mini刚cha和年操剑始映安有缘再续

一些来打的记录
1.翔太郎把菲利普弄丢
“喂,菲利普,抓住我的手,人太多了……嗯?菲利普?菲利普?你在哪!”
“翔太郎……还要坐多久的车啊?”
菲利普跟着前面戴帽子的人走,坐车坐了半小时,忍不住了拍拍肩膀问一下,结果前面大叔回头一句,
“小子,你谁啊?”
“不会吧……我是被丢下了吗?”
2.这么一想ooo片场还真是最和谐组合,走丢什么的不存在的。
“ankh,你小心点……”
“什么?怕有人来惹老子吗?”
“………对。”
ankh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ag不见了,找不到人,周围有人想搞他小动作,他特别凶给人吓跑了
ankh找不到ag,自己找个地方默默戳ag小人:哼,居然和我走散了,果然是个笨蛋!
过个个把小时ag出现在地平线那边了,手里拿着一根冰棍,另一只手弄成喇叭的样式,左边看看右边看看,大声喊,ankh!听到我吗!
ankh一看到ag忍不住嘴角带笑,压下去,很轻蔑的样子说:这么久才过来找到我,太蠢了。然后就抬头一副大爷样的等着被ag发现。
ag远远的也看见ankh,脸上的焦急一下被高兴代替了,带着笑跑过去,两个小酒窝漾起来,手里拿的冰棍端正朝上,跑近了一看ankh脸上那个样子,又生气了,本来关心的话就换掉了:你怎么这样啊,一声不吭走掉,出事了怎么办。ankh就说怎么,你担心我吗?还是拽的不行的样子,末了哼一声撇头。
ag就好生气哦,说,谁担心你啊,我是怕你出去伤到别人,撕开了冰棒包装心说白担心了,一脸凶凶准备咬冰棒,ankh把冰棒抢过来,先含住咬一口再说话:反正你找得到我吧。然后就美滋滋啃冰棒了,站那儿也不动,就是转着方向不看ag。ag能怎么办呢,被ankh抢了冰棒就很委屈,听ankh说话又不能生气,最后只能说:反正今天都去找你了,没有找住的地方,只能随便找个地方凑合一下了。
最后ag找了个地方露宿,ankh找棵树上躺着,大晚上满天星星,ankh闭着眼睛听见ag说梦话,一声突然又焦急的大喊:ankh!他等了一会儿下半句,听见映司翻身的声音。什么啊,我干嘛要特地听这家伙说梦话?这么想的ankh也翻了个身,ag小声多了的梦话却在寂静的夜里传过来: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3.chase走丢了
大概是刚一路边走边说太开心了,叽叽喳喳的介绍这个介绍那个,chase说我可以进行数据扫描分析,刚就拉下脸了:你就不懂……算了!总之不许扫描,听我讲!开头刚还老问chase的想法,chase那真是,一开口气死人。刚生气了:能不能就说说你自己怎么想的,我姐和我姐夫和你的数据结果怎么想的我都不想知道。
chase说:我觉得你说的不对。
刚:我哪不对?
chase:这件T恤你穿会很好看,我穿不好看。
刚被这么反撩一下舌头差点打结,就结结巴巴把话题往远引,也不敢回头看chase,讲半天了结果一回头,嗯?人不见了。
chase在半路上给落下了,一脸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意识到自己好像被弄丢了这个事实以后继续面无表情站在原地。过一会儿来来往往的人撞他,他就到角落里乖乖坐着,等着刚发现自己
刚沿着原路往回找,边走边问有没有见过一个长的不错穿一身紫面无表情的白净小伙,一姑娘说是不是xx那里的呀,我刚刚还跟他合照了一下,你看看?刚一看,果然是,跟人家姑娘道谢,姑娘嘻嘻一笑,道谢就算了,不如你让我也跟你也合个照吧。
刚就跟姑娘合了照,还乐呵呵表示自己是不是很帅,给个wink赶忙找chase,隔远了没看见,走近一看chase在角落里坐着,手放在膝盖上,腰挺得笔直。过路有人问他在干嘛,他就说,等人。
刚心里可气了,心说你等谁啊等,我就是来把你扔出我家的你怎么办,我不来找你你怎么办。chase刚跟人说完话呢,一抬头看见刚一脸莫测的走过来,特别乖的举起手:刚,我在这里。
4.想一哈幼年两个人都暂时被寄养在同一户人家等家长来接:
刚自己喜欢穿的花里胡哨不算,还要给chase也弄点乌七八糟的,chase多乖啊,刚要是想骗他,就说:这是这里的阿姨给我们的,不该浪费人家一片好意,你看,我也穿了吧。刚要是不想骗他,就说:反正你就穿吧,这个就是我刚刚定下来的规矩啦!
于是chase一身白色上衣+紫色裤子的衣服,配了一个老绿+嫩红配色的鸭舌帽,脱了鞋在室内的时候,袜子是彩虹色的。
寄养家庭的阿姨过来跟chase说话,问他要不要换双袜子,chase小脸一扬,认认真真的说:阿姨,刚弟弟说了,你喜欢我们穿彩虹色的袜子。
刚在那边笑到捂肚子,忽然被点名,先炸了:谁是弟弟!谁让你喊我刚弟弟的!
chase转过去对他也很认真的说:之前雾子说的,她叫你弟弟,你叫刚,我要叫你刚弟弟才对。
刚说姐姐是姐姐!你和她完全不一样!以为谁都可以叫我弟弟吗,你这个迟钝星人!
chase说,我懂了,刚。我不是迟钝星人,刚。
阿姨说刚,你不想解释一下袜子吗?
刚说嗯嗯嗯嗯?!我不知道!

存这
激励我去写接下来的二十五点
*sigh*
蜘蛛窝
·蜘蛛兄弟小段子(。)
·含初代虫绿,二代绿虫和三代x二代皆有(。)
·含大量虚构妄想,非常不合理到需提出的部分请务必告诉我一哈(。)
1.关于责任心
当他们都还小的时候,tobey就是他们之间最有责任心的那个。
——梅姨观三人幼年睡相合照有感。
2.关于养孩子
tobey并不十分喜欢当保姆,但……
“你真的很贴心,”金色卷发的女孩朝他感激的说,“我真不知道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harry坐在沙发上,他新开了一瓶碳酸饮料,以过分优雅的姿态拿着罐子朝tobey挤了挤眼睛。
他们腾出来一个美妙的周末来一个漂亮女孩的家和她的朋友一起狂欢,基本一切按照计划进行,除了一个喧闹过分嚎啕大哭的四足小怪物。
tobey在女孩们哀求的眼神里挑过了重担。
3.关于兼职
tobey获得人生第一份兼职是在大学,蜘蛛侠给他的一些可以补贴家用的财富——太棒了,harry说,我一点也不在意你给那个什么红蓝配色的怪胎拍照。
andrew的兼职是他们三个里最有意思的,至少给他当小帮工的tom这么说。andrew捡一些废弃的玩具,修好,再出售,当他忙着把乱七八糟的零件再组合的时候tom就负责把坏了的玩具拆掉,他俩给tobey二十一岁的生日礼物是一个后备蛛丝发射器——有遥控器还会飞过去找人的类型,tom把飞行用的小扇叶涂了红蓝色(harry以此佐证告诉tobey蜘蛛侠的品味真的很糟)。
tom的兼职——说真的我觉得那不能说是兼职,andrew把自己灰色外套的水拧干,帮我才是兼职,而不是每天早上给这条街的人送报。
嗯哼,你只是觉得他通过这个赚的零花钱比你多,tobey晾着自己的蓝色牛仔裤,而你因为不好意思跟邻居开口失去了这个机会。
4.关于房间。
tobey一开始住在后来andrew跟tom住的房间,大概andrew六岁以后就住到了阁楼。梅姨想尽了办法给他多腾点空间,但是阁楼实在太小了,放下了一张床以后就占据了大部分空间,最后她找到了一张气垫床,当tobey不睡觉的时候,这张床可以斜靠着墙。气垫床占地方比正经木床小了点,因此,tobey的房间又多了一张小桌子,就对着窗,天气好的时候tobey会开窗通风。他还有给窗子做一块窗帘,那是六年级时候harry和他一起做的手工作业,有点不太好看,尤其tobey认出来了这块布貌似本来属于一条,额,几条裙子,但他还是把这块窗帘保存了十几年。在andrew上初中那年,tobey把整个天花板糊上了一层蓝色墙纸,据说这让他冷静多了。
andrew和tom住同一个房间,andrew睡上铺,tom在下铺。尽管他们一样不会整理房间,但幸好他们对于物品的分类习惯也惊人的相似,整个房间离废墟仍存在着一定距离。然而tom五岁之前这个小房间常常凑不够人,tobey偶尔会抱着枕头来tom的床上睡觉。原因是,tobey的气垫床太好玩了,tom和andrew热衷在上面跳来跳去(andrew:我只跳了一个月,后面一年都是tom拖着我的错。tobey:现在你承认你们在我床上蹦了十三个月了?),而由于他们足够的矮,以及气垫床确实不是用来当蹦蹦床的,他们经常可以在气垫床上努力蹦哒到睡着,而tobey则打着哈欠被牵来牵去。
5.关于生病
在没有遇到那只咬了他的蜘蛛前,tobey是一个孱弱又沉默的人,尽管如此,在这个家里,感冒最多的是andrew——他后面还成了他们家里长得最高的。
andrew的感冒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大多数时候都源于晚上睡觉没盖好被子和大晚上吹了风。andrew太喜欢开着窗看外景了,而tom也和他一样喜欢,但andrew感冒而tom不会,于是andrew在床上因为感冒四肢无力陷入沉睡的时候,tom总要忙进忙出的。
tobey的感冒不严重,却会持续很长时间,总是有点低烧,整个人蔫蔫的,在学校里这意味着会受到更多欺负,幸好大多时候harry也会更担心他,课间十分钟也腾出空来看他。
tom只感冒过三次——第一次在他一岁,梅姨形容那是一场日月无光的灾难,andrew感冒了会在床上小声的呻吟,tobey感冒了喝了药就会乖乖睡觉,而tom哭的要让天花板塌掉了,本和她都在旁边哄了一晚上,每当他们都要睡着的时候tom又开始哭,抽抽噎噎的可怜又难过,哭得她心都碎了。
第二次在tom十二岁,只能喝粥,喝水全靠andrew喂,喉咙哑的连“谢谢andy”都说不出,看哪都在晃。
andrew借到了tom同学的笔记,把自己的作业写了七七八八以后帮tom对着画重点,tom在被子里包的只露出一个头,看到andrew的背影是重影的,连着灯光都变成了好几重,小男孩不知道怎么的委委屈屈的哭了出来,andrew听到哭声过去哄他,“tommy,tommy,”andrew说,“我送你去医院,你病的太严重了。”
而tom使劲摇头,他哭的需要张嘴抽气,但是和难过没什么关系,也不是因为不舒服,“h……an、andy,”他从喉咙里挣扎的冒出亲昵的呼唤,“no……ge……plea……”
“okok。”andrew一手扶起他的头让他呼吸顺畅点,另一只手轻拍他的背,每回他哭本叔就是这么安慰他的——啊哦,请无视一下这段,“那你不要哭了?”
“嗯……”
andrew拿这事笑了tom两年,直到tom终于有一次在andrew生病的时候忘记关掉需要录下他朗读文章的录音机,andrew在半梦半醒里带着哭腔喊着run,tom给了andrew一个抱抱安慰他睡着以后,这段录音成功堵住了andrew的嘴。
第三次是蜘蛛带给他的不良反应。十五岁那年参加班级丛林活动,tom走丢了,他头疼的厉害,丛林里的闷热加剧了他身体的不良反应,最后他找了棵大树靠着大口喘气,汗水爬满了他的额头,眼睫毛都是汗津津的,黑暗联合困意带他进入睡眠,梦里五彩斑斓,他梦见了tobey蓝色的天花板,andrew捡回来坏掉的小火车玩具,梅姨做的味道糟糕的卷饼,本叔的眼镜…好多东西都在他眼前闪过,一只黑色的蜘蛛站在他的远处……不。
不对。
他和那只蜘蛛……
一条棕色条纹的蛇爬行着接近他的猎物,当他摇动着撑起身体,准备张开嘴的时候,一块石头快准狠的砸中了它的头。
他吓了一跳——真的就是一跳,顺便扔了块石头,那块石头砸中了蛇的头,非常起效的让它陷入了昏迷,但那也不是他倒抓树枝如此稳固的原因……
“额……”tom试着移动脚,把自己在树枝上的位置摆对方向,结果双脚听话的失去了他的吸附性——tom只能靠手抓着树枝了。
“wow……”ton看到某个红蓝配色的好邻居在他的对面待着,这位好邻居的面罩从不遮掩他的惊讶,“tommy……”
“get some help?”tom试着露出有八颗牙齿的笑容,不管成不成功倒着看都不太好看,“wait a minute,只有我家里人才叫我tommy,你怎么会这么喊我?”
“额,也许是因为,”蜘蛛侠用他的蛛网在树与树之间搭了一个保护床,示意tom可以跳下来,“我是你的好邻居?你知道的,邻居总是知道特别多该知道的事儿。”


贱虫
up主pa
贱贱是游戏区up主,以嘴巴欠和技术水平飘忽闻名x站
大家都猜他真人应该蛮帅的——这话说对了一半一半,帅过
粉丝开帖理性讨论分析了贱贱的技术水平,在帖子的最后两波人达成了共识;一切都是死侍这个狗币的错
小蜘蛛是舞蹈区up,穿紧身衣跳自编舞,舞姿骚的亚批,弹幕刷满了骚想干(
小蜘蛛一般只发视频不开麦,简介也超精简,要不是复联电台搞活动把他邀过去从而生生把当天预定的一个小时延长到了三个小时,大家都以为他是一个舞姿骚爆然而性格羞涩的boy( ´_ゝ`)
事实上小蜘蛛有点人群恐惧症,只是害怕面前有人的那种,在学校里老被欺负,穿衣风格往宽松大走,夏天也尽量穿长袖
是学霸,会发一些生活区的内容,评论区帮粉丝回答一些理科问题
小蜘蛛知道死侍的契机是,当时他粉丝满10w正在直播间讨论干什么好,最后选定了,希望小蜘蛛能够直播玩通关《RElife》这款游戏,每周五周六固定直播时间,晚上七点开始
然后粉丝就发现哎咋回事儿他游戏也这么6啊,等等,这个边玩边不停bb的风格……?纷纷@死侍,直播间管理提醒不要在主播房间里刷其它主播名字,不然封号。小蜘蛛说没事啦,话说死侍是谁啊。粉丝就给他科普,隔壁出道三个月的游戏主播,满嘴骚话技术一流,电竞区被他祸祸的天天过节一样热闹
RElife是款有剧情主线的动作解谜游戏,当时粉丝推荐是想着小蜘蛛玩的转easy难度就好了,结果一看手速上来了evil模式都没带怕,心态膨胀了去论坛里吹一通被电竞粉说弱智,扔了链接等他们自打脸,电竞群众抱着吃瓜搞事心态过去潜水,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电竞墙头草,迅速关注收藏回顾录屏一波,总之小蜘蛛就跑去看了看贱贱的录屏,心里夸了一下,随手点了个关注
贱贱早就悄悄追小蜘蛛了,从电台开始陷入单恋,猝不及防被自己小爱豆关注赶紧回关了。兴奋压抑不住美滋滋的发微博,表示今天天气真好劳资要跟你们秀一波操作,开直播美滋滋的展示一命通关,看的技术粉高声叫好,部分粉丝询问他是不是发春
添加
小虫自己租了个没什么人路过的小房子练舞一我直说了,想象的就是加菲女装跳舞的那个小房子一样的场景。
可能条件要更好一点,比如不是窗透光是有那种灯啊之类的,小虫一般录视频就在那间房子,租的房子,使用权星期六和星期天,星期一到星期五有一群不良少年租在那晚上搞事(不良少年为什么还会有礼貌的租房子啊喂不管了口嗨可以改总之就是有别的人租着用),小虫周一周五练舞是自己房间里练。

博物馆奇妙夜pa
贱贱和小虫都是历史学爱好者,小虫主攻生物学,贱贱是个开小店铺的——就是那种卖卖枪卖卖情报的那种
大晚上去博物馆是贱贱提议的,因为博物馆管理员是个讨厌鬼,贱贱不喜欢他,他说我们去博物馆,晚上去,还可以带面罩,想一想第二天他看到监控的表情,哦我实在是迫不及待
小虫也同意了,他也不喜欢白天去,人太多了而且他没空(。)不过他跟贱贱再三强调了我们就去看看
然后博物馆周末晚上六点关门了
他们偷偷溜了进去
贱贱胆子贼大还敢开灯,小虫说我能不能把责任全推你身上当污点证人,贱贱说噢宝贝我的心都要碎了
开头他们逛的是美术类藏品,贱贱说我真的看不懂这些是什么,小虫说我也看不懂但我知道闭嘴,贱贱说如果你希望我闭嘴为什么不来亲亲我?
边走边bb两个人到了化石区,小虫还带了笔记本来记录要点

深夜主播pa
小虫是个半夜主播,一个人快落的港单口相声,贱贱来了他就成了捧哏的了
粉丝发帖
[吐槽]熬夜时听的电台主播自从有了搭档以后气氛gay的让我无心抄作业,太耽误我学习了
[提问)我时差党,以前喜欢的主播有了新搭档我很开心,但新搭档让我觉得这样下去真的可以吗?
贱贱老是说着说着就开车,小虫每回都尽力拦着他,贱贱很不以为然:spidey,这个点还没睡的小孩是不存在的
然后有一天读粉丝来信,内容是。
你好,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了这个电台.我很喜欢spider,所以毎晩都会用手机定肘录音,他的非常多的话都给了我勇气,但是昨天妈妈走进了我的房间,那吋候deadpool先生正在讲脱衣舞----我オ13岁。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可以少说一点这样子的内容,谢谢您,deadpool先生。
賎賎一下子就党得自己有錯了,小虫一晚上都在努力让他多説两句,互作結束收拾床西的吋候,贱贱跟小虫説,我党得我好像搞砸了,就很难过的走了
小虫一下子也不知道説什公好,他党得賎賎可以不用这么自责、再説那个粉是因为喜欢他才毎晩录音下来的,
以前他也会偶尓升丙句成人玩笑(:3亅く)-
小虫想安慰賎賎,但没有透合的方法----想不通,干脆他就約賎賎出冂玩
贱贱借酒浇愁,跟吧友说了电台工作的事,边上的人都说管那种小鬼干嘛呀大不了我们帮你去威胁一哈让他以后别听你那电台了?贱贱就摇头继续灌酒,他是因为喜欢小虫广播,所以想站在他身边 当他的搭档。可是他太异想天开了。死侍心想,我只是一拍脑袋说wow我想我可以做一个好的搭档,事实上我给他带来了好多麻烦,记得吗韦德威尔逊——你让他说了多少次please了?
小虫约贱贱出来玩,贱贱还借酒浇愁呢,激动的把杯子拍桌子上了,小虫说额,有问题吗?没有没有没有,贱贱说,唯一的问题是你会带围巾吗?戴帽子吗?你穿什么颜色衣服出门?小虫说,我穿我的黑色外套,你记得吗?有兜帽的那个,不过我觉得这不重要诶,你真的有时间吧?贱贱说有有有有有,你穿的那件是纽扣是金色的还是银色的那件?金色那件太薄了你穿银色的吧。小虫说我就打算穿那件,很暖和,你也多穿一点。明早上八点码头见?贱贱说好的等我spidey。
挂电话了贱贱激动的又开了瓶酒,然后转念一想,……不会是分手饭吧,内心郁卒了,看着手机犹豫着不晓得要不要打电话问一问小虫。忧心忡忡的躺沙发上担忧到睡着了,睡到第二天七点半,兵荒马乱的穿好衣服狂奔出门,就看见小虫穿一身特别厚,带着黑框眼镜坐在码头的一块装饰石头上,被海风吹的鼻子眼睛泛红,脸却泛白。小虫一看见贱贱就笑了,说你放假都不刮胡子啦,贱贱一模胡子:jshdbd:~:“(《《*&》》)”完噜我保持了这么久的形象诶。小虫只以为是他放假了就放松形象管理了。
总之两个人到处逛了半天,估摸着贱贱心情不错,小虫就跟贱贱说没事啦,你是个很棒的人,又不是离了黄段子就不会说话了,以后想说黄段子前自己注意点说两句预警(。)
贱贱觉滴ok,挺感动又不好意思,插科打诨跟小虫撒娇,说他真是个好人安慰了自己受伤的心,
- ps我还以为我们的节目是r18的!
-额*嗯.....一开始我还没考虑过分级的问题.....

一个切切,存一下

chase为什么这么可爱😢

英格兰究竟有几个生日(沉思)

去年我以为今天是你的生日
今年我给忘了昨天是你的生日
三   三
o     o
   口
我和你原来不是命中注定呀
那怎么办,我还是喜欢你
英sir,mua~